当前位置: 首页> 廉洁教育> 以案警示> 正文


警商不法同盟的湮灭

稿件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  发表时间:2019-07-10 08:40:24   

  昔日,湖南省靖州县国际商贸城二楼的“金海湾”休闲酒店,每天都热闹非凡、顾客盈门。而今,酒店已被查封。酒店的实际投资人——靖州县原副县长、县公安局原局长杨建国,县公安局原副局长陈再安,某派出所原负责人杨春等人被连根拔起。杨建国、陈再安等人入股涉黄场所并充当“保护伞”,谋取不正当利益;案发后找人帮老板顶包脱罪,与不法人员结成攻守同盟,对抗组织审查,不仅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还锒铛入狱。

  近日,笔者走进怀化市纪委监委、检察机关、法院,深入靖州县,采访办案人员、当事人和群众,并查阅案卷,还原了杨建国等人与不法分子结成同盟以及同盟湮灭的过程,借以警示党员干部:要敬畏纪法,不要到身陷囹圄时才后悔莫及!

  利益同盟——为了钱,县公安局局长、副局长等人充当涉黄场所“保护伞”

  2016年2月,靖州县国际商贸城二楼,新开了一家名叫“金海湾”的休闲酒店,表面上看,酒店主营业务是住宿、足浴、按摩,实际上,暗藏淫秽色情服务。

  蹊跷的是,在其他同行酒店三天两头被靖州公安“扫黄”,不得不关门整顿的时候,“金海湾”休闲酒店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,生意反而更加火爆。树大招风,群众对“金海湾”的举报不断,可当时的靖州县公安局却一直按兵不动。

  这一切,都源于时任靖州县副县长、县公安局局长杨建国等人的包庇纵容。

  据了解,“金海湾”休闲酒店的老板储某想开带有色情服务的洗浴城牟取暴利,但开展涉黄业务风险比较大,于是在酒店筹备期间,他就开始寻求“保护伞”。

  储某以前就认识杨建国。看到杨建国当了县公安局局长,他觉得发财的机会到了,便邀请杨建国等人入伙,充当其“保护伞”。

  在储某承诺的高额分红诱惑下,时任靖州县公安局局长杨建国、副局长陈再安、某派出所负责人杨春分别投资20万元,入股“金海湾”休闲酒店,警商勾结的利益同盟就这样结成。

  杨建国等人入股“金海湾”以后,靖州公安机关就把其他的涉黄场所封了,但是唯独没有查封“金海湾”。这犹如和尚头上的虱子,更加引起社会的关注,群众反映也更加强烈。

  自保同盟——为了自保,杨建国安排陈再安找人顶包,企图蒙混过关

  面对举报,杨建国一方面要求“严肃查处”;另一方面又打电话叮嘱储某当心被查处。在上级几次交办的情况下,作为县公安局一把手的杨建国利用手中权力包庇掩护,甚至将上级领导重要批示原件,拿给储某拍照,泄露机密。

  2016年9月,怀化市公安局排除干扰,异地用警,突袭“金海湾”休闲酒店,当场抓获多名从事色情服务的人员。行动成功后,案件又交回到了靖州县公安局。不久之后,靖州县公安局将“酒店老板”以涉嫌容留卖淫罪移交检察机关。

  虽然移交的整套侦查案卷从言证、书证、物证到鉴定结论等都比较完整,但检察机关还是发现了一些端倪,认为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容留卖淫案,而是一起组织卖淫案。在量刑标准上,容留卖淫一般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,而组织卖淫则有可能判处十年有期徒刑。

  被抓获的“酒店老板”在得知可能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的消息后,突然主动向检察机关反映,自己是受人指使,来顶包的。“他顶包的原因是当时患有胃癌,其老板答应给他一笔钱。到了看守所之后,法医对他进行了身体检查,发现其并未患胃癌。”怀化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说。

  这名顶包者,在确定自己没有患胃癌、且可能要被判十年刑期的情况下,选择翻案。经进一步调查,检察机关发现事情远不止顶包这么简单,背后还涉及相关办案民警及领导帮助犯罪嫌疑人逃避处罚问题。

  这就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了。2017年3月,怀化市人民检察院将问题线索移送怀化市纪委。经查,怀化市纪委发现了这个警商勾结的利益链,顶包一事也真相大白。

  原来,上级公安机关调用其他地方公安干警突袭靖州,“金海湾”涉黄被抓了现行,储某为了逃避处罚,再次找到杨建国和陈再安。

  杨建国为了自保,将案件交由“同一条船上”的陈再安查办。陈再安本来不分管这块业务,但他心领神会,做了一系列安排,帮储某脱罪。并以升职为诱饵,指使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尹某具体操作。

  为了圆满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,尹某着实动了不少脑筋,不仅将查封资料中幕后真实老板的信息抹掉,篡改“金海湾”休闲酒店的涉黄收入,还将组织卖淫罪更改为量刑较轻的容留卖淫罪。

  与此同时,杨建国等人建议储某找个替罪羊。可找谁好呢?储某公司有一名员工,患有胃癌,家里条件也比较差,在高额回报的诱惑和只需短期服刑的承诺之下,便答应顶替储某进了看守所。

  但这个人原来在储某公司只是做日常管理,对整个公司的运转情况并不清楚。让员工充当老板,难度系数有点大。不过这难不倒科班出身的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尹某。

  “他教顶包者如何去应对公安机关的审讯。说过两天我要找你了,我要问你什么内容,你怎么回答……就这么模拟演练。我们觉得作为一名公安干警来讲,确实不可思议啊!”该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回忆说。尹某在明知幕后老板找人顶罪的情况下,还制作审讯提纲并指导顶罪人应对即将展开的审讯。整套侦查案卷从言证、书证、物证到鉴定结论等资料都没有破绽。同时,为防万一,储某还安排了其他涉案人员逃匿。

  在杨建国等人与储某的默契配合下,“金海湾”休闲酒店涉嫌组织卖淫案从表面上看就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,“主犯”抓捕归案,承认容留卖淫事实,其他证据也一应俱全,完美掩盖了公安机关相关人员徇私枉法的恶劣行为。

  攻守同盟——作恶必受惩,杨建国等人相继被查

  杨建国一伙机关算尽,却算漏了顶包人翻供一事。此后,纪检监察机关介入调查。

  2017年初,杨建国跟所有涉案民警订立了攻守同盟,制定了两套对抗调查的方案。若事情败露,由案件承办人也就是尹某顶罪,让在实体案卷和办案程序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领导人员,也就是时任县公安局局长杨建国和副局长陈再安逃避惩处,并许诺重金回报。

  在组织对尹某采取措施之前,尹某已经意识到自己错了,同时积极采取了自救措施。“陈再安要他销毁账本,他销毁了一部分,还有一部分他又收起来了,最后交给了纪检监察机关。在纪检监察机关采取措施之前,他自己写了一个情况说明,包括当时领导怎么找他的,怎么讲的,他做了什么,都讲清楚了。”该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道。

  经调查,涉案的4名公安干警中,杨春只参与了入股分红,并没有参与案件造假。陈再安是一名业务型干部,在靖州口碑较好,但家庭条件一般,他交代,没能抵挡住利益诱惑。事发之后,陈再安的第一反应就是入股的20万元不要了,只求储某别把自己供出来。

  “对储某给他的股份,他认为如果没有什么特殊、偶然事件的话,一般来讲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。即便有,凭他的能力也能把这个事情处理好。但是恰恰是因为这种过度的自信,以及侥幸心理,把自己给搭进去了。”该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说。

  陈再安、杨春、尹某相继被突破以后,杨建国也接受了组织审查,警商勾结的不法同盟宣告湮灭。

  经调查,2012年至2017年,杨建国逢年过节都会在办公室、住处等地收受红包礼金,6年来共收受36名下属红包礼金34万多元。违反组织纪律,卖官鬻爵,收受他人财物30多万元。利用职权为他人打招呼、解决纠纷,先后收受他人财物50多万元。入股涉黄场所并充当“保护伞”,谋取不正当利益。

  最终,杨建国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。2018年10月,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9个月,并处罚金10万元。陈再安等人也受到纪法严惩。

  “我是副县长,也是公安局长,储某是个生意人,与我相交肯定是为了利。我愧对组织对我的关心和培养,我没有把握好手中的权力,所以走到现在这个地步,我认罪,我悔罪。”杨建国心中充满悔意,不过为时已晚。(中国纪检监察报通讯员 向云清 米承实)